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院系動態 >

中文系用英語考試你怎么看?

2019-04-15 13:47    來源:未知    

  近日,在華中師范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的期末考試中,令100多名學生感到意外的是,在《美國文學專題》試卷上,題目設置全是英文。部分題目還給出英國文學經典作品中的原文片段,要求學生翻譯成中文并分析鑒賞。網上對此態度褒貶不一,有人認為是考試的創新,有人認為是本末倒置,還有人拉出了“要保護漢語”的大旗。

  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副院長、《美國文學專題》授課教師蘇暉介紹說,《美國文學專題》是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開設的專業選修課,旨在通過對美國文學史上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的解析,提高學生解讀文學作品,尤其是原文作品的能力。考試題型包括作家與作品名的連線、作品解析、人物形象分析、論述題等。學生用中文答題,考試采取開卷形式。

 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陳滿華說:“在漢語言文學的比較文學、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等專業的碩士階段,如果用全英文試卷進行考試,有一定的可行度。但對漢語言文學專業的100多名本科生用全英文試卷,似乎沒有必要,至少是要求高了一點。”

  從事外國文學學習和研究,挖掘作品固有的魅力和價值一定要讀原文嗎?面對各方質疑,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院長胡亞敏教授認為,這種創新型的考試形式,保留了作品的真實度,可以讓學生在“天然質樸”的文字中更好地理解作品內涵。

 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語言文字應用系博士生導師、社會語言學與媒體語言研究室主任蘇金智教授也持有相同觀點,他說:“讀美國文學,就應該讀原著,翻譯再好,也難與原著媲美。”

  中文系設置的考試,其目的自然是檢驗學生的中文水平。陳滿華教授認為,本科生讀文學作品原文,不見得能理解得比翻譯作品更準確。這樣的話,就不能一概要求讀英文原文。文學作品的內容包羅萬象,文筆風格各異,還有大量的修辭和超常規的用法,中文專業本科生能不能在“原汁原味”中更好地理解,這是個疑問。

  媒體人郭元鵬說,本來學英語沒啥可說的,可是當學英語的浪潮已然要蓋過我們母語學習的時候,當國學考試、文學考試也出現全英文試卷的時候,這對于我們的母語是不是一種不經意的傷害呢?不少網友驚呼,是到了打一場漢語保衛戰的時候了!

  雖然對這種考試形式持保留態度,但陳滿華教授卻說“沒有必要掀起‘漢語保衛戰’”。他認為華中師范大學的這種情況不會大規模蔓延,更不會動搖使用母語的基礎。“可以不接受‘中文專業用英文考試’的形式,但‘漢語保衛戰’有點夸大其詞”。

  蘇金智教授也認為:“學習外國文學應該讀原著”是一個大方向,扯不上什么“英語入侵”。至于讀原著什么時候實施,如何實施,要視具體情況而定。

  莫言能夠獲得2012年的諾貝爾文學獎,除了他的文學作品質量優秀之外,有一半的功勞應當歸功于其作品的翻譯者。語言是交流的工具,我們沒有必要看到中文系使用英文試卷考試,就在網上大打口水戰,應當看到此考試的內容是美國文學,而不是中國文學。我們熱愛自己的母語,但沒有必要草木皆兵,要擁有一份自信。如果中文系學生要用英語考中國文學,那才確實值得反思。

  近日,在華中師范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的期末考試中,令100多名學生感到意外的是,在《美國文學專題》試卷上,題目設置全是英文。部分題目還給出英國文學經典作品中的原文片段,要求學生翻譯成中文并分析鑒賞。網上對此態度褒貶不一,有人認為是考試的創新,有人認為是本末倒置,還有人拉出了“要保護漢語”的大旗。

  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副院長、《美國文學專題》授課教師蘇暉介紹說,《美國文學專題》是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開設的專業選修課,旨在通過對美國文學史上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的解析,提高學生解讀文學作品,尤其是原文作品的能力。考試題型包括作家與作品名的連線、作品解析、人物形象分析、論述題等。學生用中文答題,考試采取開卷形式。

 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陳滿華說:“在漢語言文學的比較文學、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等專業的碩士階段,如果用全英文試卷進行考試,有一定的可行度。但對漢語言文學專業的100多名本科生用全英文試卷,似乎沒有必要,至少是要求高了一點。”

  從事外國文學學習和研究,挖掘作品固有的魅力和價值一定要讀原文嗎?面對各方質疑,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院長胡亞敏教授認為,這種創新型的考試形式,保留了作品的真實度,可以讓學生在“天然質樸”的文字中更好地理解作品內涵。

 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語言文字應用系博士生導師、社會語言學與媒體語言研究室主任蘇金智教授也持有相同觀點,他說:“讀美國文學,就應該讀原著,翻譯再好,也難與原著媲美。”

  中文系設置的考試,其目的自然是檢驗學生的中文水平。陳滿華教授認為,本科生讀文學作品原文,不見得能理解得比翻譯作品更準確。這樣的話,就不能一概要求讀英文原文。文學作品的內容包羅萬象,文筆風格各異,還有大量的修辭和超常規的用法,中文專業本科生能不能在“原汁原味”中更好地理解,這是個疑問。

  媒體人郭元鵬說,本來學英語沒啥可說的,可是當學英語的浪潮已然要蓋過我們母語學習的時候,當國學考試、文學考試也出現全英文試卷的時候,這對于我們的母語是不是一種不經意的傷害呢?不少網友驚呼,是到了打一場漢語保衛戰的時候了!

  雖然對這種考試形式持保留態度,但陳滿華教授卻說“沒有必要掀起‘漢語保衛戰’”。他認為華中師范大學的這種情況不會大規模蔓延,更不會動搖使用母語的基礎。“可以不接受‘中文專業用英文考試’的形式,但‘漢語保衛戰’有點夸大其詞”。

  蘇金智教授也認為:“學習外國文學應該讀原著”是一個大方向,扯不上什么“英語入侵”。至于讀原著什么時候實施,如何實施,要視具體情況而定。

  莫言能夠獲得2012年的諾貝爾文學獎,除了他的文學作品質量優秀之外,有一半的功勞應當歸功于其作品的翻譯者。語言是交流的工具,我們沒有必要看到中文系使用英文試卷考試,就在網上大打口水戰,應當看到此考試的內容是美國文學,而不是中國文學。我們熱愛自己的母語,但沒有必要草木皆兵,要擁有一份自信。如果中文系學生要用英語考中國文學,那才確實值得反思。

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丨集團招聘丨 法律聲明隱私保護服務協議廣告服務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郵政編碼: 丨郵箱:

備案號:

吉林快三走势图电子版